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9章 作为一只小阿飘(6)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等到了第二日,果然不见苏璃再过来。

    贺彦章想了半晌,走到了假山上那几株粉羽旁——既然山不就我,只有我去就山了。

    “阿绯。”他沉吟着开了口:“若你当真不愿,我不会有半分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,是我冒昧了。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拳拳之心,只是想……”嘴角挂上了几分苦笑,“只是想你知道之后,我们能够更亲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阿绯,是我错了。”他上前几步,手搭在粉羽的枝干上:“你不要不理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璃早就料到今日不见他,贺彦章自会找过来。现在坐在枝头,看着贺彦章在下面唱念做打,笑得开怀,连身下的树枝也被她带得一颤一颤的。

    看着枝叶无风自动,贺彦章心中跃出几分喜悦,阿绯果然在这里!

    “阿绯,原谅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璃见火候差不多,轻轻跳下来,从枝叶间显出身形漫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彦章,我不怪你。”苏璃声音里满是惆怅:“我只是埋怨我自己……不是你的错,真的。”

    贺彦章惊喜出声:“阿绯!”

    苏璃却一转身,留个背影给他:“彦章。我不怨,也不悔。能够遇到你,已经是我所经历过最美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没办法再这么和你在一起,我自己知道,这颗心……已经愈发不受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贺彦章,如果再每天和你在一起,我怕自己,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。让我一个人,静几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阿绯……”贺彦章没有料想到会迎来这么一个回答,“真的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看着佳人丝毫不为所动,快步消失不见,他心中只留下怅惘。

    如果昨日并没有贸然表白,是不是今日就不会这样?

    渐渐又生出几分愤懑,又不是不喜我,为何非要这样?

    “阿绯,你对我何其残忍。”他轻轻一笑,甩袖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身边突然少了一个人,回归到最开始的那种状态,怎么都是不适应。

    虽然平日里苏璃在书房,除过教他习字,就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,或看书,或习字,从来不对他多加打扰。

    她在时,很多时候都是一抹影子,只是那样静默地存在着。

    可现在,身畔没有了那人,抬头时再见不到微笑翻书的身影,就觉得空荡荡的。就连窗边的蝶舞鸟鸣也索然无味,翠绿浓荫也憔悴几分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书册,贺彦章不自觉站了起来,坐在苏璃常坐的位置上,轻轻抚着几案。

    阿绯,我好像已经开始想你了。原来,我对你的感情,比我以为的更深一些……

    苏璃此刻早就一路跟到了窗前,笑眯眯看贺彦章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原本小女鬼的身份算是个障碍,可现在看来,也许是对任务完成的辅助也不一定。要不然,自己哪能这么光明正大地看着贺彦章,判断好感度呢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几日,贺彦章觉得自己心中那一点空洞越裂越大,神情中往往流露出几分思念,白日里在书房,更时不时看向苏璃曾经坐的地方。

    等发现那里空无一人,就塌下了眉毛眼睛,露出些忧伤。

    每到这时,苏璃就仗着他看不见,笑嘻嘻地回个鬼脸回去:该,让你开始算计我!

    等到觉得时机差不多,在苏璃的推波助澜下,贺彦章又梦到了她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梦,却是苏璃的独角戏。

    梦中的女子似乎比他还要憔悴些,不论做什么,总是神思不属。

    心中绞痛,就这么突然从梦中惊醒。擦擦眼角滑落的泪滴,贺彦章颇有几分怔忡。

    阿绯,你也像我这么难过吗?

    再怎么也睡不着,干脆起身打算到书房去——那个地方,是两人拥有回忆最多的。

    苏璃就在他身边跟着,看他起身向着书房过去,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先他一步飘了进去,快笔书了几个字,坐在贺彦章平日的大圈椅上,头枕着双臂,作出熟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等贺彦章推开门,从隔断处转身过去,就看到窗户支棱着,穿着粉色裙衫的少女趴在桌上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阿绯?他强自按捺下心中激动,轻手轻脚走了过去,看着思念已久的人。

    她似乎瘦了些……阿绯就算是在睡,眉毛也打了结,皱着眉心似乎怎么也抚不平。

    比她清醒的时候,这张面庞似乎更平凡些,可是,也更加惹人怜爱一点,发红的眼眶似乎是连睡着都在哭泣的样子,让人不自觉想把她拥进怀里。

    清醒的时候,贺彦章从来没有见阿绯这么脆弱过。她总是一脸高洁冷然的表情,只有在看向他的时候,会露出几分春风一样的笑意。

    现在,似乎还会撒娇打闹,可是,自从隐约生出对自己的心思后,阿绯反倒总是端着情绪,很少再这样放松了。

    贺彦章想要叹气,又怕惊醒了佳人。还是控制不住情思又向前走了几步,正要俯下身细细端详,就发现佳人胳臂下压着纸张,上面草草写着什么。

&nbs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