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52章 作为一只小阿飘(9)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自打那日和小铃兰见过一面,大概是宴清见她并没有异动,竟然隔一日就许了小铃兰过来。

    苏璃脑子里转了又转,有心想要利用小铃兰脱困,又怕一不小心害了这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先确定宴清到底对她怎么样吧!苏璃暗自下了决定,心中苦笑一声,自己同那些渣男,似乎越来越像了。

    而贺彦章,此时也正烦恼着。

    丞相抚着白胡子,笑着看向面前的年轻人: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!”

    贺彦章忙一拱手:“区区不才,大人谬赞。丞相大人才是朝廷肱骨,非我等后生可及啊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刘丞相摆手示意,笑得满面春风:“彦章不必过谦,我都这把老骨头了,再肱骨,又能撑几年?将来啊,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又冲他招招手:“你且来看看这个,新出的邸报,关于这江州水患,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贺彦章躬身上前,仔细看着,不时与刘丞相低声讨论着。

    刘丞相看了贺彦章的会试策论,对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颇为赞赏,很是打听了一番来历。

    知道他父母俱在,算是耕读之家,并没有定了亲事,就更加满意了。这才有了今日私人小聚。

    现在,听他就这水患说的头头是道,从施政到安民,有条有理分门别类一一数来,心里更是满意几分。

    再加上姿容不俗,举止有度,这样好的少年郎,往哪里找去?

    只是,还得问上一问。

    “彦章今岁何龄?”

    贺彦章一愣,不是刚刚还在说水患吗?仍旧恭恭敬敬回答了:“学生今年二十余一。”

    “哦?既已加冠,可有婚配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贺彦章哪能不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?不外乎保媒拉纤罢了。心思带了几分复杂,顿了顿才开了口:“并无父母之命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刘丞相既然敢开口询问,必然将自己的事情已经打听得差不多了——自己籍贯就在京郊,打听些事情,也不过是一日功夫。

    自己和阿绯,既无父母之命,再无媒妁之言,再加上阿绯身份特殊,是断不能表于人前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还得找个理由,推了刘丞相才是……

    “既已加冠,为何不曾订亲?可是彦章不愿?”

    “是。学生功名未就,居未安、身未立,不敢为家事分心。”

    观他神色中满是真诚坚毅,刘丞相放下了心——看来,那婆子打听的不错,这贺彦章却是并没有什么心上人,是个一心埋头苦学的。

    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彦章,你现在得了状元,正是春风得意,我这里为你再添上一喜,双喜临门如何?”刘丞相笑呵呵地递上一碟水晶糖藕,“你看这藕,可好?”

    藕,偶。刘丞相这相当于已经明言。

    贺彦章攥紧衣角,微抿了一下唇角:“藕虽好,可贫门小户,嗜咸不嗜甜。劳大人费心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即便是低头,脊背也伸得笔直,刘丞相并没有生出怒气,反倒带了几分欣赏。若是对方就这么干脆利落应下了,说不得他还要看轻几分。

    还是带着些清矜之气的学生他更喜欢。

    “罢了,本就不该与你说这个。来,接着看邸报,这里……”刘丞相把这话题放到一边,又拿出政事来与他相谈。

    心里却打定主意,这婚姻大事,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自己只管派人对贺彦章他父母谈就是,何必在这里和榆木小子打别?

    再者……他捋了捋胡须,泛出个意味深长的笑,这男人嘛,只要心里没有别人,娶了个温柔貌美的妻子,只有高兴的,不是吗?

    贺彦章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,从刘丞相府中出来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又过了月余,苏璃心里愈发烦躁。

    虽然整日关在这里并没有受什么折磨,相反,每日里那几滴灵液倒像是对神魂有好处,可这整日关着,一不能知道外面消息,二不能继续完成任务,也是无聊至极。

    若是还有好感度提示,她倒能略微放下心,可现在,她只有在心里猜了又猜,自别去这许多时日,贺彦章对自己好感到底如何?

    然而这日小铃兰来见她,分明带了小心翼翼,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苏璃大概估摸了一下时间,觉得可能是贺彦章已经娶了丞相小姐,却装作不知,笑眯眯地问道,“小铃今天怎么神思不属的?”

    “啊?没,没什么。”小铃兰支吾着左顾右盼,半晌才咬咬下唇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。

    “苏姐姐,若是你深爱之人另娶他人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这个傻丫头!苏璃不禁叹口气,连遮掩着询问都不会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,就只有一刀两断,从此再不相见。”苏璃面色一冷,随即又柔和下来,满是爱慕希冀:“不过呀,贺郎他才不会另娶别人呢!只是见我久久不归,他怕是急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才不会急坏呢!想到宴清昨日跟她说的,小铃兰就红了眼。现在再看着苏璃一脸温柔,心里就更加难受了,面子上就带了出来,鼻子眼睛简直要皱到一处去。

    苏璃又有些发笑,这妮子!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看你这神情……”她面色渐渐严肃起来,想到些什么,随即变得煞白:“可是贺郎他……”

    小铃兰知道自己漏了馅,急忙拉着苏璃的手解释:“不是,苏姐姐你别多想,真的没事,我就是刚刚看了话本儿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多少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诶?”苏璃做出将信将疑的样子,心里却下了决定——不能再这么拖了,今天晚上,不论怎样都要溜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,小铃兰……

    含着几分愧疚,苏璃哄着小铃兰,让她今夜里装着不舒服,把宴清给叫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宴清对你不像安了什么好心思,我们来试试他。若是他真的关心你……”苏璃没有多说,意味深长地看了小铃兰一眼。

    小铃兰还有些懵懂,却在这样的目光下红了脸颊,乖巧地点了点头——苏姐姐不会害她就是。

    看着月色爬上窗棂,苏璃握紧了镇魂玉,咬牙伸手去揭贴在窗框上的符箓。

   &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