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四十九章 终结与源头(1)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见过了太多绝美的场景,飞流直下的瀑布,青葱浓郁的树林,百花争艳的原野,还有那和着画布似的山水飞翔的自由之鸟,如此仙境,我断然不会再有。只可惜那‘断然’是因为初见的震撼,若是眼前之景不是梦境,那我该用什么词来形容。

    湛蓝色的,洁净而透明。脚上踩着的是天上的云,低头看见的是自己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眼。这里看不见边界,亦或者没有边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虽说已经预料到宝石开启的会是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而这个世界会和他们那里大相径庭,可是他们还是毫无预兆的被震撼了。可以想象,当世界没有一丝嘈杂,当天空没有一丝阴霾,当云朵洁白得像是漂洗过一样,这时你身处其中难免说不出话来……

    简单说来,孟凡他们来到了一片不见边际的水的世界,没有风,没有刺眼的阳光,一切都是平静的,没有一丝声响。天空是湛蓝色的,漂浮着洁白的云朵,水面倒映着天空的色彩,离得那么近,似乎一伸手就能将云朵收入手中。最最奇怪的是他们正站在水面上,如站在地面上那般平稳。

    萧鳕许久回过神来,低头一看,吓得后退了几步,一不小心跌坐在水面上。还以为会掉进去,可是那水却意外的接住了她,颇有弹性,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一样。伸出手,又能捧起一掬水来,手上却并没有沾湿,“真是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碰!”一声金属碰撞的清脆的声响打断了萧鳕的自言自语,只不过两秒钟的时间,她差点就看见孟凡血染当场。可是最让她意外的是眼前这把陌生又熟悉的佩剑。

    “飞渊。”梦蝶一眼认出了这把佩剑来。也许刚才的她确是动了杀人之心,毕竟对她而言孟凡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但更多的,她只是是想要试探孟凡,谁知当梦蝶将刀准确无误的刺向孟凡胸口的一瞬间,从天的尽头一道亮光闪来,迅速将匕首抵住了。

    孟凡低头看看护在自己胸前的飞渊,“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我会在你彻底变成欧阳青峰之前杀了你。”梦蝶抬起双眼。“只可惜我没料到这柄佩剑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还是坚持说我不是欧阳青峰。你会信吗?”孟凡退了一步,认真的回答她。

    萧鳕还跌坐在水面上,也在猜想到底眼前这个人是不是孟凡。毕竟她也可以感觉到孟凡从结界里出来后就变得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里其实就是我们上次来的地方。记得那艘仙船吗。带我们到了一片荒漠世界,我们现在就在那荒漠世界的下面,那时你离你的身体已经很近了,只可惜你什么都没有感觉出来。”孟凡自顾自的解释给她听。“梦蝶,相信我。你承受不起你所要的复活……”

    梦蝶听不下去孟凡的喋喋不休,看来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孟凡了,于是一连几次向孟凡刺过来。

    孟凡敏捷的躲了过去,飞渊更是将孟凡护得紧。全力挡住了梦蝶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碰!”一声脆响,这次匕首彻底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梦蝶双眼通红的盯着孟凡,“欧阳青峰。都是因为你,我放弃了一切跟你在一起。而你呢,都对我做了什么?你为什么要那么做,我为你做了那么多!那么多!!”

    梦蝶的情绪一下子爆发,近乎疯狂,这种情形孟凡是见过的,可是他很无奈,而且相当同情面前这个女人,“你是不是有病,是你刻意接近欧阳青峰,然后把他杀了。你们女人脑袋里都装的什么,你受的苦不及他十分之一。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的确知道你们以前发生的一切事情,甚至比你知道得多,但是我不是欧阳青峰,若我真是他,我会毫不犹豫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靠!我为什么要跟你这个疯婆子解释。”

    萧鳕第一次见孟凡有这么大的火气,于是伸手拉住他,“孟凡……”

    孟凡回头看了萧鳕一眼,“没事,只是为自己前世是个那么傻逼的男人有点愤愤不平。”突然孟凡好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对着空气忙道歉,“我只是随意说说,莫怪啊莫怪。”

    孟凡看了看依旧满眼怨恨的的梦蝶说,“你也别白费心思杀我了,就凭现在的你,杀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梦蝶突然狂笑起来,“是,呵,我现在是杀不了你,等我复活,我会将你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复活再说吧……”孟凡咕噜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冷眼旁观这一切的那只高傲的黑猫,终于动了。只见黑子静静的转身,留给众人一个孤傲的背影,然后朝着这片水域的中央走去,猫爪轻轻接触在水面上,荡起一圈圈的涟漪,然后它优雅的提起爪子,爪子上残留的水珠滴回水面,形成了嘀嗒的水声。

    听见这个声音,原本浮躁的几人,心情意外的平静了下来,那声音仿佛是咒语经文一样。听者心灵可以得到抚慰,火气也瞬间焉了下去。

    孟凡二话没说的,跟上了黑子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萧鳕急忙拦住他问。

    孟凡回答说,“跟上黑子,他会带我们找到梦蝶和欧阳青峰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萧鳕也再敢多问,跟着孟凡一直往前走。梦蝶皱着眉头,想着孟凡刚刚说的话,为什么黑子会知道她的身体在哪,而且还有欧阳青峰的尸体?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疑问,梦蝶也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许是走了许久,视线所能触及的地方依旧是一片水域,什么都没有。可是黑子却坚定不移的一直朝着同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萧鳕抱怨的看着孟凡,“黑子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,从第一天见到这只猫起,就一直觉得这只猫很奇怪。”孟凡感同身受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也很奇怪。”萧鳕看着孟凡。冲着他吼了一声,“哼,你到底是不是孟凡,孟凡从来什么都不瞒我。你却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,你到底在那个结界里面见到了什么,你要真的是欧阳青峰,就告诉我孟凡在哪?还有黑子又怎么会在那里?”

    孟凡被萧鳕这没逻辑的话给逗笑了。“你这不是为难我吗。就算我真是欧阳青峰,我也是孟凡啊,你要我怎么告诉你孟凡在哪?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萧鳕急得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孟凡也不逗她了。朝她招招手,“行了,凑过来,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萧鳕听话的凑了过去。孟凡便贴着她的耳朵叽叽咕咕的说了什么,看萧鳕的表情便知秘密很惊人。最后萧鳕忍不住吼了出来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孟凡严肃的点头。

    得到了孟凡的证实,萧鳕咽了咽口水,想继续问什么。却见孟凡给她使了个眼色,让她不要继续说下去,萧鳕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着急的皱皱眉,眼睛不自觉的在黑子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又走了一会。萧鳕眼尖发现前方的尽头有一个奇怪的黑点,“真的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大家朝前跑了几步,的确是有东西的,一个黑乎乎的长方体的模样。

    萧鳕脱口而出,问孟凡,“像不像一口棺材?”

    经萧鳕这么一问,梦蝶已经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了,孟凡心想该不会这里面就真的是梦蝶的身体,心下一急,抱起依旧慢悠悠的朝前走着的黑子便往前冲,“真是愚蠢的家伙。”

 &n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