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大结局2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bsp;有点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。”宁美丽扯唇,平静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般的男人,她这个举动,他不可能还看不出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而也就是因为太清楚,才叫齐以翔从内心感到不快了,“你为了莫佑铭,甘愿把自己给我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帮他,我就是你的。”宁美丽无暇理会,此刻在他眼中是怎样看待她,有些事情,她只想快解决。

    齐以翔深沉的眸直盯她,眼眸是不加修饰的暗沉犀利,现在的她,让他看起来,就像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现在站在眼前的她,身上都充斥一股让他陌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去洗澡吗?”看他身上穿着的浴袍,想来已经沐浴过了,再看看自己这一身,有点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宁美丽完全没有退缩的顽固,让齐以翔的眉头轻蹙,语气带了警告似的不快,“你真确定,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她想得不能再好了。

    认识他这么久以来,不止一次他对她展现出兴趣,她想,对于钱他可能不在意,或许是对她的身体有那么点兴趣。

    既然他有点兴趣,那她给他便是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愿意帮莫佑铭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现实的人,最好的证明就是用行动来说话。

    并且,有一句话说得很好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男人这种生物,就是对新鲜感充满了浓厚的兴趣,等他得到了他想要的,对她也就没兴趣了,他们也就两清了。

    齐以翔犹如深水古潭的眸一瞬不瞬锁在她身上,他真的没有想到为了莫佑铭,她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彼此沉默了良久,空间安静得仿佛能听见不疾不徐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齐以翔深黑的目光不曾从她身上移开,压迫得让人无法喘息,仿佛像一头还没彻底失去理智的凶兽,在眼神逼迫她,警告她,趁着危险还没生前,最好识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但宁美丽仍旧倔强不肯退缩的气势,当真是有些把他激怒了,内心的不快感,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他轻启薄唇,语气听不出情绪,低沉道,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错过这次,机会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转身就走,他就当她没说过方才那些愚蠢的话,也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但是,宁美丽却扯唇说,“不用。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一场交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上楼去洗澡,你等我一会。”

    平静地说完这番话,宁美丽转身,欲要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走出几步,手腕顿然被一股男人遒劲的力道带了回去,下一瞬,她整个人跌到沙里,齐以翔高大的身躯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还有他令人窒息的吻,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唇舌纠缠交织,齐以翔像头从未沾过雨露游走在沙漠里的猛兽,一旦碰上水原,整个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变得贪婪,强势的吻几近疯狂边沿。

    他的吻炽烈得如同火焰,就快要将她灼伤了,让宁美丽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,差点本能的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她终归还是忍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只是齐以翔最终没有碰她,只是让她去楼上的房间等他。

    宁美丽以为他是有洁癖,嫌弃她没有沐浴。

    于是上楼去清洗了一遍身子,再躺上床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半天,仍旧没有等来齐以翔。

    她只是等来齐家的佣人安嫂,给她送来了一杯牛奶。

    宁美丽喝下后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发现是她一个人睡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身上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美丽惊讶的掀开被褥,自己还穿着之前睡下时候的衣服。

    难道齐以翔并没有碰她?

    宁美丽疑惑的下床,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随便拉了一个佣人问她:“你们家少爷呢?”

    “少爷一早就去公司了。”佣人回答。

    “去公司?”宁美丽疑惑的皱眉。

    齐以翔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昨天晚上她明明感觉到他对自己的*,可是他却忍住了。

    今天早晨一起来又看不见人,他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宁小姐,少爷已经吩咐佣人准备好早餐,您起来了就下去用吧。”佣人跟她说完,就下去忙了。

    宁美丽回到房间,洗簌了一番,下楼来到齐宅的餐厅里。

    安嫂正站在餐桌边,准备伺候她用早餐。

    宁美丽看到她便问:“麻烦你帮我联系齐以翔,我找他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到底愿不愿意帮忙,好歹给她一个答复啊。

    “少爷一早就去公司了,他让我转告宁小姐,昨晚你跟他说的那件事,他会帮你。”安嫂对她说。

    宁美丽惊喜:“他真的说他会帮忙?”

    安嫂再次点头:“是的,少爷是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宁美丽一颗高悬的心,终于落下:“谢谢,安嫂,麻烦你替我好好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“宁小姐,先用早餐吧。”安嫂替她拉开座椅。

    宁美丽高兴的坐下吃早餐,然后由齐宅的司机开车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那次齐以翔是免费友情帮她,并没有从她身上索取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她主动宽衣解带,说要把自己给他,齐以翔也没有要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之后,宁美丽更坚信齐以翔是正人君子,是真心喜欢她,不求回报。

    莫佑铭的公司也因为齐以翔的资金,终于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只是宁美丽不知道的是,莫佑铭事后追查了那一大笔资金的来源,查到是齐以翔秘密注资。

    他跟齐以翔非亲非故,齐以翔不可能那样帮他。

    于是他进一步追查,得知宁美丽那一夜背着他,去了齐宅,求齐以翔帮忙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莫佑铭坚信了宁美丽跟齐以翔有非比寻常的关系。

    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,一个男人不可能毫无目的无条件帮助一个女人,除非是在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钱,齐以翔不缺,那么就只能是色了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宁美丽一定跟齐以翔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任何男人遇到这种情况,自己的未婚妻跟其他男人有染,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,都会毫不犹豫的跟这个女人分手。

    可是宁美丽是为了帮他,挽救他的公司,才去求齐以翔的。

    他又如何去责怪她?

    只是莫佑铭到底是一个男人,这件事在他心中埋藏了不小的阴影。

    他既不能质疑宁美丽,为什么要为了帮他,去献身另一个男人?又不能因此而跟她分手。

    只能在一次次的争吵中,怀疑她跟齐以翔的关系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开始,莫佑铭就从内心上,逐渐开始疏远宁美丽了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结婚前,他得知宁美丽的身世,其实是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婚后,他就更加不敢再碰她,也害怕她会选择齐以翔而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宁美丽跟他的兄妹关系,终究是纸包不住火。

    还是被宁美丽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夫妻关系,其实早在那一夜,宁美丽背着莫佑铭去求齐以翔开始,就已经注定了会走向破裂。

    宁美丽帮莫佑铭是出于爱跟好心,但她没有想到的是,她这样做恰恰是损害了一个男人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尽管那一夜,她跟齐以翔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会相信她呢?

    她去求齐以翔,又在齐宅里待了一夜,第二天齐以翔就出资金帮了莫佑铭。

    有谁还会相信,她跟齐以翔之间是清白的?

    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,她跟齐以翔什么也没有发生,除此之外,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她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那一夜,齐以翔也的确不是毫无条件的帮助她。

    莫佑铭以为齐以翔只是得到了宁美丽的身体。

    其实他得到的是另一个,对他更为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宁美丽的卵子。

    从宁美丽为了莫佑铭来求他,愿意为了莫佑铭跟他上床,齐以翔就知道莫佑铭在宁美丽心目中的份量。

    她是一定会嫁给莫佑铭的,至少在宁美丽心中,她爱莫佑铭远胜于他。

    于是他选择得到她的一颗卵子,培育出她跟他的试管婴儿。

    对齐以翔来说,有一个他跟宁美丽共同的后代,远比得到她的身体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他一直没有跟宁美丽说,宁美丽也就一直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妮妮是齐以翔跟其他女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更何况后来得知,齐以翔之所以肯娶“梅香”,就是因为妮妮是梅香生的。

    她就理所当然的认为,梅香是妮妮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妮妮会是她跟齐以翔的孩子,而梅香只是给她代孕的孕母。

    这件事太出乎她的意料,她完全不能消化。

    脚下像踩着棉花,整个人像被挖空了血肉一样轻飘飘地走在路上。

    倾盆的大雨打在她的身上,宁美丽丝毫感觉不到冰寒。

    心里压了一块千金石,闷闷沉沉地快要让她窒息。

    雨下的很大,马路上已经很少有车子了。

    金旭彦刚结束一个通告,坐在保姆车里,由司机载着他回家。

    他的脸望向窗外,看着这瓢泼的大雨。

    突然,大雨中一抹熟悉的身影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停车!”金旭彦朝司机命令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司机一愣,有些意外:“少爷,这里不能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停车!”金旭彦又说了一遍,目光直直的望着大雨中的那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司机没办法,只能暂时靠边停车。

    金旭彦迫不及待的下车,朝宁美丽的方向奔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下这么大的雨,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?”金旭彦来到宁美丽面前,雨势太大,他只能喊着问她。

    宁美丽没有回答他,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    昏黄的路灯下,她站在雨地里,侧影却美得像抹随时会碎掉的泡影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出哭声,但泪却像断了线的珠一样滴下来,滴到空气中,闪着顶上的灯光。

    金旭彦看不下去了,这女人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在雨地里这样作践自己?

    拉着她的手,将她往自己的车上带:“走,我送你回家!”

    宁美丽也没有挣扎,一路被金旭彦半搂半拉着,整个人呆如木鸡,塞进车座的时候身上已经全部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弄成这样?你不像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!”金旭彦抽了纸巾替宁美丽擦脸和头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长而密的睫毛被雨水全部黏在一起,整个人一直在抖,下唇被她咬到白。

    “说句话行吗?到底生什么事?”金旭彦扶住她要瘫下去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全身都湿了,头往下滴着水,深黑的眼眸里全是温柔的心疼。

    宁美丽看着他,依旧不说话,只使劲咬着下唇,下唇的纹理被她咬得全部皱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问了。能不能别再咬着嘴唇,快出血了。”金旭彦投降,手指移到她的唇上,轻轻揉了揉,想揉开,可是宁美丽却咬得更用力。

    她心里那根刺实在被扎得太深了,这么疼,却不能喊。

    金旭彦又快被她弄疯了。

    他真是见不得宁美丽这么咬着下嘴唇,因为她这表情可以瞬间让他想起“梅香”,想起那一夜。

    他们的那一夜,他就是把宁美丽当成了他心中爱着的那个“梅香”,才跟她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一夜过后,他才发现她其实并非他心中以为的那个她。

    幸好宁美丽还算识趣,提早就自己主动离开了,要不然他们四目相对,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演艺圈里也算洁身自好,不常和女人发生这种一夜情。

    她算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可是她终究不是“梅香”,只是长得有一点神似她而已,他不可能因为跟她有一夜的关系,就对她负责娶她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到底有过床上关系,而那一夜也在金旭彦的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,每每回想起都是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年轻气盛、血气方刚的年纪,对那种事终究是渴望的。

    再一次见到宁美丽,他的身体很快的就起了自然反应,可见他对她并不能忘怀。

    尽管他知道,宁美丽的感情背景复杂,而且嫁过人。

    但他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。

    “宁美丽…别再伤害自己了,松开,行吗?”金旭彦又揉了揉。

    宁美丽摇头,抬眸看着他,良久才开口:“金旭彦,你知道吗?爱我的男人为了我而死,可是我爱的男人却要逼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,还要并吞我的公司?”

    金旭彦听了她的话,眉头皱了皱,心里划过一抹失落,但还是认真的对她道:“如果你真的遇到这样的男人,只能说明他可能根本不是你应该爱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该爱的人……”宁美丽喃喃自语,再次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或许金旭彦说的对,如果她爱的人是玉力琨,早就可以全身而退,不会被一再的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爱的人是齐以翔,连累了玉力琨为她而死,到如今她连一个沈氏都保不住,还被齐家父子欺负到头上,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爱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可以让你觉得人生圆满,处处美丽。

    却也可以随时折磨你,让你痛不欲生,一朝毙命!

    *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依旧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金旭彦将她送回公寓,宁美丽已经没有心情再邀请他上楼小坐。

    她披着金旭彦的外衣,朝他答了声谢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洗了个热水澡,宁美丽爬上床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睡了一晚上,不停地做着各种梦境。

    梦里面全是她跟妮妮,还有肚子里孩子的画面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窗外还在下雨。

    街上的水已经快要漫到小腿肚,整个S市像是被水包围了,气象台已经公布了红色警报。

    宁美丽吃力地撑着沉重的身体起床,感觉脚底无力,应该是昨晚去找齐以翔的时候淋了雨,有些感冒发烧。

    真想哪儿也不去啊,因为实在没什么力气,可是不行,还有一个烂摊在等着她收拾。

    宁美丽出门前喝了一大杯加了盐花的温水,整个人才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到公司后,陈忠一直给她打电话,她却一个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那时候离股市开盘还有半小时,宁美丽叫秘书给她热了一杯牛奶,陈忠急匆匆进来的时候,宁美丽正一手托着牛奶杯,一手往嘴里送新鲜出炉的曲奇松饼。

    在这种关键时刻还能够稳得住,这是优点,能成大事的优点,所以陈忠见她这模样,反而放心了许多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