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46章 作为一只小阿飘(3)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捧着一小枝盛开的粉羽,苏璃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小铃兰。阿鲤胖嘟嘟的小手正按在她背心处,一点点传着妖力。

    还真是为难她了……苏璃低垂下眼睑,握了握拳。鬼魂之力太过阴冷,根本不能催开花朵。而阿鲤虽然修为够了,可是不懂得方法,最后只能劳动修为最弱的小铃兰。

    “苏姐姐不必担心我。”小铃兰冲着她笑了笑:“虽然不知道姐姐要做什么,可这么多年,承蒙姐姐照顾,铃兰帮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姑娘虚飘飘就要化作雾气,苏璃的心中愈发涩然。草木精怪修行本就是最不易的,原主还没有变成鬼魂时,这株铃兰就已经初开灵智。

    原主每日灌溉,变成鬼魂后又时常把镇魂玉放在铃兰边上助其修炼,这小铃兰,倒是感恩……

    想了又想,苏璃取下颈间的玉环,系到小铃兰脖子上:“这玉你先带着,等好些了再还我。”

    阿鲤看着玉环垂涎欲滴,含着手指眼巴巴看着。

    苏璃轻轻弹了他的小脑门:“别念着了,自己好好修炼,可比这外物好得多!”

    这么教训阿鲤,苏璃心中也是一凛。自己也似乎太过于依赖玉环了,这样可不行。

    贺彦章白日醒来,想到昨夜所思所梦,涨红了一张脸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然而他努力回想女子面容,却发现怎么也记不起,只能想得到那一身冰肌玉骨,和缠绕在耳边的飘渺声音。

    到了夜间提笔留书时,想了又想,也不知道写些什么。狼毫无意识地在纸上涂涂画画,最后,竟然成了一幅没有面容的女子小像。

    襄王梦巫山,神女入夜来。

    心中更加怅然,索性收起画,随意抄录了今日的策论题目写上。这种心情之下,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有灵性的诗句,然而随意一写不顾水准,他又担心在苏璃面前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罢了,策论就策论吧。

    想到素日苏璃笔下那些风花雪月,贺彦章不禁一笑,苏小姐见了自己这题目,可会力不从心有些气恼?

    这样一来,心中又有些莫名骄傲——女子才情再好,于这政事,怕也是一窍不通吧。

    等苏璃见了这策论题目,颇为惊诧地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她毫无头绪,在那个所谓的“二十一世纪”经历了信息轰炸,现在不论是社么,她都能胡乱说上几个点。

    而是惊诧于这贺彦章怎么突然换了风格,不再写那些文绉绉的诗句相和,而是换了政治经略来。

    拿这个与闺阁女子作戏,太过为难人了吧?这是在考她,还是刁难?

    苏璃这里百转千回想了许多,还是决定认真答了。笑话,若是瞻前顾后不落笔,自己好不容易撑起来的才女架子怕是会榻上好大一截。

    这男人心中生了轻慢,在想让他敬回来,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再说……苏璃眉眼弯弯笑开了,这策论端宏大气,正好用上颜体。

    摸摸怀中自己造的一本落款为“颜真卿”的《楷体纲要》,苏璃勾起了唇角,等看着这贺彦章练得差不多,小有名气并放声这字体是自己所创时,就找家有名的金石铺子,把这本做旧的“古籍”塞进去。

    心里开怀,这笔下字体端肃之余,就更显出一点活泼娇媚来。

    放了笔,苏璃把那一枝粉羽插在架子上的白瓷底缠枝莲纹赏瓶里,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决定再去探探这贺彦章。

    梦可是要连续做才好呐……

    贺彦章又梦到了苏璃,可这梦与昨日还不同,只觉得四周是赤日炎炎,只有手边人那一处清凉,情不自禁地挨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并没有半分亵渎心思,只是两人一道谈诗论画。不知从何处又来了一盏古琴,他就这样把苏姑娘揽在怀里,执了她的手教她。

    颇有几分“琴瑟相合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璃看他面色正常,悄悄撤回了搭在他腕子上的手。让你满脑子绮思,这么点鬼气,足够你冷静冷静了。

    偷偷一笑,苏璃迈着小步子,悠哉悠哉地回了槐树上。

    今日没有镇魂玉环,自己可得好好努力呀!

    翌日清晨,贺彦章不由得失笑。自己当真是对这小花妖情根深种?怎么一连两日都梦到了……

    等见了书房中笔力雄浑字体端方的一纸策论,贺彦章更是瞠目结舌——这真的是女子所为?神色复杂地看着赏瓶中一枝粉羽,贺彦章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这苏小姐的才情,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深些,才学竟然完全不输男子。

    那一点妒忌心思还未升起,贺彦章又被这字体迷了眼,这样的字迹,之前从未见过的。手指不由得拂在上面跟着描摹起来。

    横轻竖重,笔力雄厚,当得起“正”和“雅”。

    若这字体果然是花妖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